皇冠比分24500手机版足球指数

日期:2019-09-05 17:16:43 作者:admin

    


消失的成都胡同


作者 ▏平叔




我一直关注着两座城市,一是北京,二是成都。
因为北京是国家中枢,成都是我的窝子,必须。


1

北京是首都,成都就是成都,一个在北方,一个在南方,两个“都”很相似。



北京有个紫禁城,成都有个古皇城;北京有个天安门,成都有个明远楼。



毛爷在天安门城楼上屡屡挥动过巨手,西南王小李子瞅机会偶尔也会在明远楼上检阅游行队伍。


远远望去,可见明远楼三个字


只是紫禁城和天安门至今依然健在,古皇城和明远楼则早就灰分湮灭,没了踪影。

倘若你估捣要去寻找明远楼旧址,你就去毛爷脚下站一站,他背后对到的科技馆就是过去明远楼的位置。



北京天安门前有条金水河,也叫御河,成都古皇城以前也有条河,一直都叫御河。


北京的金水河现在好像还可以冒水泡泡,成都的御河只能躺在地下睡觉觉。

莫得求了。



北京有古城墙,成都也有古城墙,不过都是以前的事了,都被拆毁了,都无影无踪了。这让成都人多少有些心理平衡。
哈哈,北京的也遭拆了!
“同是天下沦落人……”北京人莫要怪平叔心里的小阴暗。


2

北京成都还有更相似的,那就是这城里的胡同。

这点是让人很是惊讶,北京的胡同自是天下闻名,那远在南方的成都怎么会有胡同?

是的,成都的的确确是有胡同的,比如宽窄巷子的前身就是胡同。

宽巷子叫仁里头条胡同,窄巷子叫仁里二条胡同。

说到成都胡同的来历,这就到了今天龙门阵的正题《消失的成都胡同》。

且让平叔给你慢慢道来:

懂点历史的国产地球人都知道,中国历史上有个元朝,就是拤到宋朝和明朝之间的那个朝代。

元朝是个蒙古人说了算的朝代,虽然时间不足百年,但却给北京留下个元大都,元大都就是胡同兴起的时候。
为啥子?
因为“胡同”就是源于蒙古语gudum,元人称街巷就是胡同。

成都的胡同是清康熙年间,由年羹尧从北京带过来的。
年羹尧还是厉害,元朝没有干成的事,他干成了!

八旗驻兵成都,为防与民混杂,特将少城辟出改建交与八旗驻防。
自此少城亦称满城。
有所不同的是,北京的胡同遍布全城,而成都的胡同均在满城。


3

八旗驻满城,一旗一官街,满城内有八条官街。官街以长顺街为界,呈东西两边排列。

西侧四条官街分别是:
正黄旗——仁德胡同(今西马棚街);
正红旗——甘棠胡同(今实业街);
镶红旗——右司胡同(今西胜街);
镶蓝旗——永发胡同(今蜀华街)。

东侧四条官街为:
镶黄旗——广德胡同(今东马棚街);
正白旗—都统胡同(今商业街);
镶白旗——左司胡同(今东胜街);
正蓝旗—永济胡同(今人民公园内)

初时,每旗官街一条,配披甲兵丁小胡同三条。八旗官街共八条,三八二十四,再加八,胡同共计三十二条。人口兴旺,胡同逐渐增建至四五十条。

从满城的地图可以看见,长顺街俨然如鱼之脊背,几十条胡同分列东西,又宛若鱼刺。

你若打个飞的伸个脑壳从空中俯瞰,整个少城又如同一只长长的蜈蚣。蜈蚣的脑壳是将军衙门,蜈蚣身子是长顺街,蜈蚣的脚脚爪爪就是那些兵丁胡同。

长顺街长又长,分成了长顺上街、长顺中街和长顺下街。
很久很久以前,有叫郭朝华、张田政的两口子,就在长顺上街的街边摆了个小摊卖拌麻辣肺片。

由于味道不摆,买的人多,口碑当然传得就远。解放后又被弄成老字号。

这就是闻名天下的夫妻肺片。


4

我们现在从北往南开始,说那些蜈蚣脚脚的胡同名字。
长顺街东侧:
延康胡同(也叫顺城胡同)——就是现在的八宝街。这一带在清朝末期,是贫民的聚居地。
因为是顺着满城城墙边的,所以也叫顺城胡同。

旧时沿街房屋多为竹蔑笆为墙,竹蔑笆草席为顶的简陋棚屋,被称为“笆笆街”“笆笆巷”。

芭芭与人体排泄的粑粑同音,不雅,所以民国初年取谐音改称“八宝街”。

至今。



里仁胡同——东二道街:因为没有较为明显的特征,人又偷懒,就把东边第二条胡同叫作东二道街。

仁里胡同——上半截巷(上半节巷)、上半截街。

集贤胡同(永兴胡同)——过街楼街。
过街楼是古代城镇中修建在不大的街巷之上的通道,类似如今的过街天桥,但是上面有顶,颇似廊桥。
广东一带的骑楼也是过街楼的一种形式。

普安胡同(吉祥胡同)——就是今天的红墙巷。
因为街上过去有一座关帝庙,庙外的围墙涂成红色,就和今天的文殊院外墙是一样的,红墙因而得名。
最有名担担面就发迹于红墙巷的东头北侧,直到1956年,才从这条小巷迁往更为热闹的提督街。

仁德胡同——东马棚街(原镶黄旗官街)。

顾名思义,东马棚一起就是满蒙旗兵养马比较集中的地方,胡同里有很多竹木搭建的马棚。

名校成都市树德实验中学就在这里。

五福胡同——东门街。
胡同正对着满城大东门迎祥门(大东门),所以改名为东门街。


长发胡同——长发街。
前些日子写过一篇《长发街往事》,文中带过一笔,说传说过去曾经有一个尼姑庵,庵里有一个长发尼姑。其实就是引用一个传说,没有考证,不必认真。
也有说长发街是出自《诗经·商颂·长发》中的“长发其祥”的诗句,是一种吉祥语。
姑且听之吧。

反正龙门阵大家摆,咋个舒服咋个摆。

松柏胡同——黄瓦街。
因有贵族在胡同里修建了院子,院墙是红墙黄瓦样式,故而叫作黄瓦街。
那时,这种戴黄帽儿的墙在成都十分罕见,所以黄瓦街名气非大!

好像黄瓦街一直都名气大,那些年但凡是屋头要找个保姆,多半都会要喝一声,黄瓦垓切!

育婴胡同(积善胡同)——娘娘庙街。
清代后期在胡同东口建有一座送子娘娘庙,故得名。
城市改造,拆除了娘娘庙街和大部分黄瓦街以及小部分的长发街之后,形成了现在的商业后街。

都统胡同(原正白旗官街)——商业街。
民国时期,在原副都统衙门的地方兴办了商业专门学校,所以这条胡同在民国时期就叫作商业街。
1931年,在原地开办了励志社成都分社。
后来,成了四川中枢,属于警戒比较严厉的地方。



太平胡同——多子巷。
胡同里有不少为满蒙八旗制造刀枪兵器的匠铺,在民国时期就被叫作了“刀子巷”。
后来军阀刘湘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宅院进来,觉得巷名太不吉利,将刀子巷改名为了多子巷。
另有一层寓意在于,刘湘长子与次子均早逝,当时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而多子多子,寓意着多子多福多寿。
民国时期,曾经出任过成都市长的著名书法家、齐白石入门弟子余中英的故宅原来在多子巷的东头。
大概就是现在团省委那个地方。
多子巷28号也是个有名堂的地方,门不大,但里面住的人物不小,许多省级大领导住在里面。我敬重的前辈冯元蔚也住在里面。
冯元蔚是个开朗而又纯粹的人,虽为前省委副书记,却无架子,人品很高。
他是彝族,喜欢喝酒,喜欢吃肉,我曾在多子巷他家里与他饮酒笑谈,难忘。
前辈已于7月25日驾鹤西去。

借此祭奠。



仁厚胡同——仁厚街。
“仁厚”是传统的吉祥语,出自《荀子·富国》“其仁厚足以安之。”
著名国画家陈子庄晚年就住在仁厚街11号。
我也写过一篇仁厚街,主要是讲到里面曾有过的两家书店。
前些日子还去过仁厚街的竹谿,一个充满墨香的地方。
里面当家的女主人“糖糖”很有趣,还是个忍不住嘴点吃货。

丹桂胡同——桂花巷。
清代时因栽有丹桂而名丹桂胡同。民国初年改为桂花街,因与南城桂花街同名,又改名为桂花巷。
著名作家李劼人曾从斌升街迁居桂花巷65号的“聚园”。就在这里,他写成了他的《暴风雨前》和《大波》,完成了著名的《大河三部曲》。

斌升胡同——斌升街。
“斌升”二字乃是一种吉祥用语,“斌”字由文武二字组成,过去称为文武双全,斌升就是寓意文士与武士都能前途远大。
清末,在街东口建立了第三小学堂,是当时成都最早建立的新式学校之一。著名作家李劼人曾租住于斌升街13号院中,在这里写出了长篇小说《死水微澜》。

左司胡同——东胜街(原镶白旗官街)。
清代胡同驻防左司衙门,所以叫左司胡同。民国为了表示辛亥革命胜利之后的新形势,改名为东胜街。
东胜街街东头原左司衙门旧址,曾建有著名的西式宾馆沙利文饭店,抗战时在次设立过美军联络处。
抗日名将宋哲元晚年曾在此居住。
东胜街最有名的是四川电视台,现在电视台旧址是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。
值得炫耀的是,2005年的某一天,平叔我正从电视台出来,正好遇见一窃贼骑车狂奔而逃,闻见抓贼声,我轻起飞腿而踹之,车倒贼落地,就擒。
我拾起与贼同时落地的一只皮鞋,穿上。

从小听老师说,做好事,不留名。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,于是悄然离去。



永安胡同——将军街(亦名猫猫巷)。
因为街口立有一个虎状的石柱,成都人口语中习惯把老虎称为猫猫,所以一般人又把这条小街叫作猫猫巷。
四川军务督办杨森入住于此,当他入住不久,就以北洋政府封给他的“森威将军”的名义,下令把这条小街命名为将军街。
杨森此举情有可原,因它绰号“耗子精”,耗子最怕的就是猫,故而改名。
亦有另有一说,“杨”“羊”同音,而“羊”入“虎”口太不吉利,故而改名。

其实两个说法差不多,就是说人家杨森怕猫怕虎。
文字音韵学家赵少咸生前住此街原40号。
辛亥革命元老夏之时曾住于本街东头,他的夫人就是后来闻名全国的女企业家、上海锦江饭店创办人董竹君。

永顺胡同——牌坊巷。
民间有传说,四川总督锡良有顽疾,久医不得痊愈,后经成都“王瓜子”,用普通药治愈。于是总督在满城东南角修建了一座牌坊,于是就有了这条牌坊巷。
现为少城路的一段。

永顺二条胡同——东半截巷(东半节巷)

永兴胡同——永兴街(二甲巷子)

喇嘛胡同(蒙古胡同)——祠堂街。
八旗官兵在这条胡同中为当时的权臣年羹尧建立了一座生祠,并把这条胡同改名叫作祠堂街。

永平胡同——(头甲巷子,人民公园内保路纪念碑北侧)

永清胡同——(人民公园,由祠堂街通往小南街)

永济胡同——君平街(仓房街、原正蓝旗官街)。
为纪念道家学者严君平,就在他生活过的支机石街建有严真观。后因清初支机石街被划入满城,凭吊或者祭祀严君平很不方便,于是把满城南墙外的新街命名为君平街。

我现在偶尔会专门走一趟这里,除了看看亭子里面的君平先生,还为了街上的那家的川式烤鸭。

还有他家的冒鸭血。



5

接到说长顺街西侧:
清远胡同——西大街。
清远胡同是满城中最北的一条胡同,因为正对成都的老西门清远门,所以名叫清远胡同。
清远胡同是出老西门的必经之路,民国时就改名为西大街。



清顺胡同——西二道街
因为没有较为明显的特征,就把西边第二条胡同叫作西二道街。
川剧一代宗师阳友鹤居住在西二道街。

忠孝胡同——三道街。
因为没有较为明显的特征,就把西边第三条胡同叫作三道街。

联升胡同——四道街。
因为没有较为明显的特征,就把西边第四条胡同叫作四道街。
可以说,二三四道街是最能让人琢磨的街道,所谓找不到特征本身就是特征,与其它胡同相比,这几条胡同应该是被人怠慢了。

忠义胡同——下半截巷(下半节巷)竹叶巷。
早就被拆除了。

上升胡同——焦家巷。
巷中有一位满族官员额苏里氏的住宅,在全巷中名气最大。后来满族改汉姓,这家额苏里氏把他们家改为姓焦,所以上升胡同称为焦家巷。
焦家巷曾经居住过藏学家张怡荪、文字音韵学家李植、古典文学家屈守元、神话学家袁珂等。
我有段时间也去那儿喝茶,饿了,就去旁边吃鸭子。

广德胡同(阿产胡同)——西马棚街(原正黄旗官街)。
与东马棚一样,这里也是满蒙旗兵养马较多的地方,原来有很多竹木搭建的马棚,少有住户。



槐荫胡同——槐树街。
当年槐树街有很多老槐树,还有一片槐树林,如今只剩下寥寥的几株。我有担心,担心那几株随时都会消失。

吉祥胡同(通顺胡同)——吉祥街(新巷子)。

光明胡同——奎星楼街。
因为西头曾经有一座关帝庙,关帝庙中后来又增加了一座奎星阁,所以在清代又名奎星楼胡同,民国时改名为奎星楼街。
现在这里的餐饮伙食很旺,著名的冒椒火辣也在这里有店。
冒椒火辣生意经念的不错,买卖居然开到美利坚的纽约了,据说还是火爆。
冒椒火辣我没有吃过,主要是怕排队。好在小李妹前些天招呼:平叔,你好久来视察一下嘛!
嗯,等天气凉快点,我得补补口福。

仁风后胡同——栅子街。
所谓栅子就是木制的栏杆门,以前这里就有栅子。
国民党撤离大陆前,保密局成都站就设在栅子街44号。
著名学者吴虞故居在栅子街50号。

仁风胡同——小通巷。
因为这条胡同的巷道狭窄,有如一条逼窄的通道,所以就命名为小通巷。

小通巷这一带现在变得很小资。

甘棠胡同——实业街(亦称官学街,原正红旗官街)。
这里当年开设有八旗官学,是培养八旗子弟读书的地方,所以就取了“甘棠”这样一个很文雅的名字。
民国时,在八旗官学的地方开办了一所女子实业讲习所,所以就把这条街改名为实业街。

仁里胡同——泡桐树街。
因街内有一棵大泡桐树而得名为泡桐树街。
说到这里,我又为二三四道街抱屈,未必连棵树都没有?

说起泡桐树街,就想起了泡小,成都小学的“五朵金花”之一。有一年帮朋友小孩入学,勾兑得苦啊!

好在最终得逞。


君平胡同——支机石街(支矶石街)。
支机就鲸石,
拂镜取池灰。
船疑海槎渡,
珠似客星来。
传说严君平卜筮张骞从黄河源头带来的一块石头,是天上织女用来垫她的织机的石头。
支机石后被移到文化公园内,如今的大石西路、大石东路都因这快石头而得名。



仁里头条胡同——宽巷子。
民国时这里比较冷清,很少有达官贵人在此居住,以后也没有机关单位拆建。恰恰由于这种长期的平民性,使得宽巷子和窄巷子基本上没有大拆大改,得以保持了老成都街巷的旧时风貌,保存了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的小四合院。
现在,宽窄巷子已经是老成都风物的一张名片。
不过我可以悄悄透露一下,眼下看见的这些宽窄巷子,都是大拆之后重建的,与原来的
与仁里头条胡同、仁里二条胡同时期的建筑物完全是两码事。

仁里二条胡同——窄巷子。

见上,不多说。

明德胡同(如意胡同)——井巷子。
胡同北部建有明德坊,又因为巷内有一口水井,所以定名为井巷子。

井巷子现在腾到宽窄巷子热闹。

右司胡同——西胜街(原镶红旗官街)。
清代胡同驻防右司衙门,所以叫右司胡同。民国为了表示辛亥革命胜利之后的新形势,改名为西胜街。
部分谭友曾在这里的一家餐厅搞过聚会。

永平胡同——柿子巷。
因街内有一棵柿子树而改名为柿子巷。杜氏骨科和何氏骨科的故宅都在柿子巷。

通顺胡同——横小南街。

钟灵胡同(方池胡同)——方池街(大坑沿儿)。
胡同东头有一个钟灵坊,后来把街内原有的一个池塘加以整修,改建为一个方形的池塘,故而胡同也改名为方池胡同,民国时期又改名为方池街。
附近的老百姓把那个池塘叫作“大坑沿儿”,附近的小南街称为大坑沿后街。

永乐胡同——方池横街。

永升胡同(翠柏胡同)——蜀华街东头(厅子街,锦江街,原镶蓝旗官街)。

永发胡同——蜀华街西头(二条巷子)。

永明胡同(聚元胡同)——包家巷(直通西较场的水西门为满城西通道)。
胡同内最有名的住户是蒙古族的巴尔特氏。巴尔特氏后人多改姓“包”,附近居民多称为“包家”,所以这条胡同就改称为包家巷。
而对成都人来讲,包家巷最有名的曾是生娃娃的产院——成都的人力资源总部。
我写过几篇包家巷的文章,关于产院,关于兄弟牛肉,关于3508,关于……



胡同其实就是比大街窄的小巷子,是我国北方城市建筑布局的一个专有名词,这和南方的“里弄”、“巷”的意思是一样的。

关于胡同名称的消失,这与民国建立有关。要建设一个新世界,就得消灭一个旧世界,哪怕是像胡同、街道的名称。
从这一点看来,成都人恨清朝远比北京要多得多,毕竟北京现在还有胡同的叫法。
也许,中国文化的内涵本身就不太容易让人包容。

算了,口干舌燥,就此打住。


多说一句,由于这段时间杂事太多,只能抽空发文,常常迟缓,请谅。








原创与情怀 

一个有趣的灵魂在等你

投稿邮箱

psxt99@qq.com

长按扫码可关注


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转载自网络,仅用于学习交流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
  • 本文标题:皇冠比分24500手机版足球指数